温毓舒

唐宋明大脸迷妹

©温毓舒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历史同人现代背景】快递·宅男·大吃货

啊啊啊好久没有这种幸福而满足的感觉√
看见tag就冲进来了结果男神被一笔带过了(ಥ_ಥ)
拆了cp还是好吃!人间美味!

中分也是文心:

傻白甜预警。cp大乱炖吧(=゚ω゚)ノ

——正文下——

“您好!您的外卖到了!赶快来取吧!”

中午十二点,黄鲁直再一次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便默默按了通话结束放下手机,默默走到玄关换上室外鞋,默默走下昏暗曲折的楼道,默默打开沉重的单元门,默默看着送外卖的小哥一脸期待地迎了上来:

“学长,今天的扣肉是我们老板亲自下厨做的,可好吃了!快拿上去吃吧别凉了!”

陈履常的眼睛里写满了欣喜,楼道里挤满了自己激动的声音。手里捧着的食盒暖暖的,有点舍不得放开呢……

但既然是鲁直学长定的外卖,就一定要把热乎乎的饭菜递到他手里!

“谢谢你了。”黄鲁直将一把硬币叮叮当当地扔到外卖小哥的手上,转身回到楼道里。

“钱刚刚好哦学长!学长吃好喔!”陈履常伸出两只手摇摇晃晃地接住了所有硬币,笑得一脸灿烂地看着黄鲁直默默转身回去,腾出一只胳膊使劲挥了两下,直到学长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线里,才恋恋地收回脸上的笑容,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镇静地,骑上自己的小电驴。

——————

下午两点半,黄鲁直来到苏家铺子日常打卡:

“子瞻前辈,昨天的扣肉——”

“诶,鲁直,来的刚好,我新发明了一样菜品,红烧肉噢,快来尝尝!”苏子瞻刚好端着一个有盖的小盅从厨房里走出来。

“油有点大了……”怎么又是肉……

“所以今天中午让小己送去的外卖里多加了一道水豆腐啊,”苏子瞻把小盅放在靠近窗户的一条长桌上,示意黄鲁直坐下,“这个红烧肉不油的,你尝尝,保证肥而不腻!”揭开盖子,深红色的层次分明的肉块在午后的阳光下闪着诱人的油光,上腴下精,切割有度,特殊的香气渐渐弥漫了整个店面。

黄鲁直犹犹豫豫地从筷筒里拿出一双筷子,盯着盅里的肉块看了几秒,但一想到中午的水豆腐,便夹起一个整块就朝嘴里送。他一边咀嚼着一边略略带着吐槽的心情看着对面的人,好歹是个一表人才的教授啊,怎么还是个喜欢亲自下厨的吃货……

“嗯,味道不错,口感很细腻,”黄鲁直放下筷子,眼神放空到窗户外面的马路上。红烧肉的味道在口腔里被味蕾放大,粘粘的,滑滑的,像极了前天中午的扣肉,却没有扣肉那样油腻。就像,那天中午那个人的笑容……嗯?我在想什么?

“鲁直在这里啊,在试吃哥做的新菜品吗?”苏子由不知什么时候从哪里出来了,挨着苏子瞻也坐在长桌旁。“哥的新菜品的名字想好了吗?”

“就叫'东坡肉'好啦!”苏子瞻一副灵机一动的表情。

“哥真是太厉害了!文章写得好,字写得漂亮,手艺也很棒,创意也很多!”苏子由的表情不羼一点虚假。

“子由前辈也这样任着子瞻前辈么……”

现在,我的面前坐着一个超级弟控和一个超级兄控。黄鲁直默默重新举起筷子,照着那盅肉狠狠地戳了下去。

——————

“同学,论文改完了吗?怎么还坐在这里吃肉!不怕我让你的答辩通过不了吗?”

啊?!黄鲁直一下子坐了起来,披在肩上的外套一下子滑落在地板上。

苏子瞻那张放大的脸犹自在眼前飘乎着,黄鲁直使劲眨了眨眼睛,才清醒地认识到自己原来在自家书房里写书法写睡着了,乌黑的墨水已经抹了一手。

刚才的梦境真可怕。黄鲁直心有余悸,又出了一身冷汗。没办法,谁让苏子瞻这个厨子是自己的导师啊?论文改了又改,退了又退,总是不能过关。难怪都说“博士一年半,要退一层皮”。

肉?我什么时候吃肉了?诶,好香!梦境不是没有缘由的,黄鲁直嗅了嗅鼻子,果然一阵肉香在身边飘荡,沿着香味寻了过去,宽大的木制办公桌的边上放着一个小小的食盒。习惯性地抬起手腕看表,时间早已过了饭点,今天怎么没听见电话;又去按开了手机,未接来电竟然有十个。于是黄鲁直才想起来,为了防止电话打扰自己练字,他把手机设置了静音。

黄鲁直走过去打开食盒,果然是那道油而不腻的东坡肉,还配上了新鲜的油麦菜。每天都这样给我送外卖么?未接来电显示名全都是“陈履常”,他也是不容易……但总觉得不对劲……他看见地板上的外套,在家干嘛要穿外套……

这小子是怎么把食盒送进来的?!

——————

“老板,我回去啦!”陈履常收拾完东西,背了书包就要走出苏家铺子。

“你等等。”黄鲁直突然出现堵住了门口,凭借着身高优势,一把抓住了陈履常的手腕,“你怎么配到了我家的钥匙?”

陈履常惊讶地抬起头。苏子瞻意欲上前制止。

“你别说话!”黄鲁直并没有发现自己的举动在围观角度看来有点略略中二——他一手握着陈履常的腕子举到面前,另一手远远指着苏子瞻让他止步——他急着问个究竟,“刚才我问过邻居,他看到有人用钥匙打开门进去的。”

几乎是一瞬间,陈履常的眼神冷却下来,稍微挣了挣手腕;黄鲁直被那瞬息万变的眼神吓了一跳,只感到对方手腕一丝的用劲便松开了手。

“既然学长这样想,那钥匙就还给学长好了。”陈履常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两把钥匙,放回黄鲁直手里,再没说什么,头也不回地走出店面。

下午两点半的阳光正好,黄鲁直摊开的手掌里的两把钥匙——一把是单元门的,另一把是家门的——铜黄的颜色就像融在阳光里的焦糖。钥匙要回来了,但隐隐觉得事态好像严重了。

“同学,论文也不能让你冷静吗?搞清楚了再来问小己也不迟嘛。”苏子瞻拉开就近的椅子坐下,“今天中午小己给我打电话说,打你的电话打了十遍都没有人接,他担心你是不是有要紧的事,就向我要那把备用钥匙。刚好下午子由要去学校讲课,我就让子由把钥匙捎给小己。”

“你店里只有他一个人帮忙吗?少游,无咎,还有文潜他们人呢?”

“他们几个研究生平时当个辅导员就忙得要死了,还要写论文发表,哪里有时间来我店里帮忙?”苏子瞻掰着手指头一个一个数着他的学生们,“小廌就更不用说了,还是个本科生,我不招童工的。”

“那个陈履常不也是研究生?每天那么闲还给我送外卖?”黄鲁直把钥匙收进口袋,坐在苏子瞻对面,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你真的以为小己很闲啊?”苏子瞻一脸呵呵的表情微笑着看黄鲁直,“小己平日里是个宅得不能再宅的孩子了,从来不做辅导本科生的工作,就为了每天呆在家里抠他的文章。他的文章写得漂亮,一眼能看出是字斟句酌过不下十遍的,但就是社会经验太少,境界不免小了点。

“我当了他的导师以后,他经常向我请教一些写作上的问题,我曾经把自己带过的一些博士生的文章——其中也有你的文章——借给他参考,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今年开春的时候,他的母亲请我到他家作客,我看见他书桌上的稿子堆得像小山一样,废纸篓里却塞满了已经打印好了的文章。那些印好的文章我看过,写得都不差,他却都给扔了。”

“写得不差怎么给扔了?这人真奇怪啊。”黄鲁直放下手里的杯子。

“还有一件更奇怪的事呢。他的书房墙上挂了头十幅书法作品,据我所知他以前对书法没有什么很深的研究。但那些书法我一眼就认出来了。你猜是谁的作品?”苏子瞻故弄玄虚。

“君谟先生的?元章的?还是前辈你的?”

“都不是,”苏子瞻连连摇头,“是你的。”

“我的?”这一次黄鲁直惊讶了。

——————

“苏老师,我们家履常的脾气就是这样奇怪,在学校给你带来很多麻烦吧……”陈母的语气有些许的歉意。

“小己不错啊!学习很努力,文章写得也好,态度特别认真。”苏子瞻开朗地笑笑,“前两周我把他的一些学长的文章拿给他做参考,他学得很快,效果也很好,是个很聪明的孩子。”

“噢,对了,苏老师,说到这个,您的学生里是不是有一个叫做黄鲁直的?”

“没错,怎么了?”

“苏老师你知道的,履常虽然喜欢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抠文章,但也有个尽头的时候。也是大概前两周的时候,他又开始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叫他出来吃饭都不愿意了。我就从书房外面偷偷看着,整个人都要埋在纸堆里了,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睡觉之前都抱着一沓资料看。然后我发现他把很多以前写的东西扔掉了,我就问他怎么舍得扔掉,他说看了黄鲁直的文章以后,觉得自己写得太差了,都要重写。”陈母的语气里满是无奈,“后来知道了黄鲁直的书法在全国也是有名的,他就到处搜集黄鲁直的作品,墙上只能挂这么几幅,其他的都在书柜里堆着呢。”

“我这些学生里,小己能把鲁直的作品研究得最透彻,也是缘分啊。”苏子瞻慢慢啜了一口茶。窗外传来雏鸟的一丝尖细啼声,薄棉袄穿在身上也嫌热了,现在是春天了。

“学习当然是好事,但是不能让履常再这样混沌下去了,”陈母露出担忧的神色,“我想拜托苏老师一件事,可以让履常到你的店里帮忙么?”

“当然可以,”苏子瞻答应下来,“方便向您问问原因么?”

“履常的生活圈子太小了,除了家里就是学校,只怕再这样学下去把人都学傻了。如果能到苏老师店里帮忙,还希望苏老师让他多到外面跑跑。苏老师不用给他工资什么的,就是想让他多和外界接触接触。”

陈履常刚到苏子瞻店里帮忙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干劲,虽然每天都认真工作了,但基本工作时间一结束,便急急回家看书去了。直到苏子瞻突然提起一件事。

“小己,你以后不用做店面里的工作了,帮我送外卖吧,”苏子瞻把陈履常叫到面前,笑嘻嘻地说,“每天中午十二点,黄鲁直的外卖。”

“真的吗老板?可以吗老板?”

“当然!就是这个懒鬼要每天给他送到他家楼下,可能要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

“如果你不嫌麻烦,以后可以天天都由你去送,”苏子瞻看见陈履常的双眼一瞬间亮了,便又补了一句,“给你涨工资喔小己。”

春天真的来了。

——————

昨天阳光还那么好,今天就下雨了。

昨天他还来送外卖了,今天会不会来呢?

黄鲁直一个上午都闷在房间里改论文,因为外面的雨天没亮就开始下了。原来还打算将近中午的时候去苏家铺子坐坐呢,说不定能看到他。黄鲁直起身踱到窗边,玻璃外侧雨点模糊一片,他把那两把钥匙攥在手里,竟生出一种后悔的心情。昨天他是不是生气了?表情冷得那么快;今天雨又下得这么冷,不会来了吧……

秋天下雨不是很正常嘛!怎么自己会冒出这么磨磨唧唧的想法。不过的确是自己误会在先,倒冲着他发了一顿脾气。黄鲁直有点泄气地坐回书桌前,盯着手表指针出神,十一点五十九分零一秒,零二秒,零三秒……五十七秒,五十八秒,五十九秒……

手机颤颤振动起来。

“您好,您的外卖到了。”中午十二点,又是那个熟悉的声音。不过这次,冷冷的好像被秋雨打湿了。

黄鲁直随意地趿拉着拖鞋就跑下楼了。楼道里的空气冰凉挟着雨水的湿气,光线比晴日里更昏暗,显得深深的楼梯怎么走都走不完。终于到了楼底,黄鲁直推开沉重的单元门,一阵凉风吹得他一个激灵,才看到陈履常竟然没有穿雨衣也没有打雨伞就孤零零地站在雨里。

“作什么死呢?不冷吗?”黄鲁直冲进雨里一把抓住了陈履常的一只手,握住了冰块一样,迅速拽到了楼道里,“怎么雨衣也不穿?手冻得像鬼爪子一样。”

“没准备雨衣,只带了雨伞,结果半路上风太大,被吹走了……”陈履常低着头,声音也低低的,另一只手一直护着一个东西,“但是学长你的外卖还是温的……”

陈履常从厚厚的外套大口袋里捧出一个方方正正的食盒,才慢慢抬起头,递到黄鲁直面前。黄鲁直接过盒子,果然还是温的,但也看到陈履常的被淋湿的头发贴在了冻得发白的脸上,只有鼻子是红的,但也是被冻红的。

“一份外卖而已,不要把自己冻坏了,”黄鲁直尴尬地摸摸自己也被淋湿的头发,“到楼道里来躲躲雨也好……”

“我没有钥匙……”

“昨天的事,抱歉……”黄鲁直听见陈履常的回答的时候,整个人都不自然起来,磨磨蹭蹭地把一直攥在手里的钥匙拿出来,“这副备用钥匙,以后你帮我保管吧。”

“好……”陈履常的声音颤颤的,动作也颤颤的,只能颤颤地伸出手从同样颤颤的对方的手里拿过钥匙,握紧。陈履常觉得脸上热热的,渐渐烧烧的,一定是刚才冻得太久了,现在反火了……

气氛还不错……楼外的雨声萧萧瑟瑟,楼里的温度暖暖和和……气氛这么好……黄鲁直低着头看见陈履常那张微微泛红的脸……就像……

西湖的水~我的泪~

嗯?什么鬼?黄鲁直的大脑里突然响起了背景音乐,并且自动开启洗脑模式,就像是洪水猛兽,汹涌而来,挥之不去,余音绕梁,单曲循环——

“呃,履常……我……”大脑突然一片空白。

“鲁直学长!今天中午的外卖是老板亲自下厨做的西湖醋鱼喔!快上楼回去热一下,可好吃了!”

秋天到了,冬天不会远了,春天就唰地一下到了!

年轻真好啊。

(2015.10.25完)

  1. 温毓舒中分也是文心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好久没有这种幸福而满足的感觉√看见tag就冲进来了结果男神被一笔带过了(ಥ_ಥ)拆了cp还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