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毓舒

唐宋明大脸迷妹

©温毓舒
Powered by LOFTER
 

【现代架空/成仁宣】不是洗碗工是杨总裁!

呜呜呜激动的哭了起来😭
高举三杨大旗!小豆丁让阿姨抱抱(づ ̄3 ̄)づ

阿秋_145才是理想身高:

算是《有家面馆的洗碗工》的后续,流水账堆对话注意……老四甚至没出场的荣棣Orz私设众多,父子强行变兄弟注意。以及豆丁不是高字辈的。
——————————————————————————————

杨子荣的爱情春天到来没多久,就收到了杨士奇发来的短信,说自己拿到了兼职当双份家教的工资,要在老地方请客吃饭。

他把短信反复读了几遍,慢慢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据说那家一听说可以用一份钱聘到能同时教文科(主要是语文)和美术的老师,连上特长班的钱都可以省下,当即就美滋滋地拍板同意了。

说来他和士奇,也算是孽缘。杨士奇以前不姓杨,小时候一直在一个姓罗的普通人家生活,后来罗家遭遇困难,家境窘迫,眼看生计都不保了,罗家人被迫找到了杨家,这个流落在外的孩子才被接了回来。

杨士奇这个人,虽然看起来温文尔雅有古君子之风,在杨家人看来,多少还是有些不好管。他不仅不顾家里反对,常常跑回罗家探望母亲和养父,还在成年后不久就宣布要学艺术离家出走了。

连杨士奇都被认为不好管,更别说杨子荣了,后者简直就是出了名的不好管。杨士奇翘家后,没过多长时间,实在不耐烦家里人逼婚的杨子荣有样学样,跑到家人面前。

“我真不结婚,你们干脆把我赶出家门得了!”“你小子要翻了天了?”“唉,实话告诉你们,我跟士奇其实在一起很久了!”(士奇:你这么屌,你朋友知道吗?)

然后他果不其然被赶出了家门。

好吧,往事什么的毕竟都已经过去了,短信里说的所谓“老地方”,其实消费水平还蛮高的,他们离开家前就经常过去,现在杨士奇居然请得起那里,看来开工资的出手相当阔绰啊。

俗话说择日不如撞日,杨子荣特别积极地跟老友兼绯闻对象约了中午就去,然后抱着不坑白不坑的心态,请假的时候顺便跟面馆老板杨溥先森卖了安利。

“你还记得杨士奇吗?上次装修的时候送装饰挂画的那个?你不是跟他聊得挺开心的,我们晚上要吃饭,要不你叫上几个朋友一块来吧!”

杨溥用手边的抹布把柜台的桌子擦了第四遍:“你们吃饭我去不太合适吧,还带朋友……”

“唉,看来士奇的面子还是不够,请不动我们老板啊,心疼。”

“……好吧,我去。”

杨子荣就顺势跟老板约了时间,讲了地址,说定自己会出来接人。

他本人却提前赶到了,跟前台打听了是哪个包间,生怕有什么坑在等着自己。

一个满身书卷气的男人站在房间门口,看样子好像是正在等他:“我就知道你会提早过来,比猴子还精。”

这是夸我呢还是在骂我呢?杨子荣的目光扫过对方,停留在他一侧,眼睛微微瞪大了。

杨士奇自然是没有穿他平时在画室里的那身衣服,他打扮得像个平凡的文科老师,让杨子荣惊讶的是一个脸有几分熟悉的小豆丁抱着他的腿站在他脚边。

“秀英姐不是给我介绍了一个家庭教师的兼职么,他就是我的学生。他家里人今天有事出门了,我不放心让他一个人呆着。”看出朋友的疑惑,杨士奇主动解释道。

“告诉我,”杨子荣不由得蹲下来对着小豆丁的脸看了半天,咂了咂舌,“你跟朱棣是什么关系?”

“大哥哥你……你认识我堂哥?”小豆丁把一只手伸给他。

这是要拉钩?要握手?要抱抱?

杨子荣蹲在原地思考了半天。

小豆丁对他失去耐心,转而看向窗外,突然对杨士奇说:“老师,你看,下雨了!”

他说完就扯了扯自己家教的裤子,小步跑到窗户旁边,踮起脚尖扒着窗台张望起来。

杨士奇看着他的背影无奈地笑了,快走几步跟了上去。

杨子荣:……为什么这人对我从来没笑得这么好看过,我可以报警吗?

考虑到外面下起雨来,杨子荣跟饭店借了伞,到门口去等杨溥和他的朋友。

好吧,他可以理解杨溥觉得不好意思但又不好悖自己的意勉强只叫了一个朋友的动机,但为什么这个朋友是个胖子啊,来砸场子的吗?

以及这胖子长得也好眼熟啊……这不是雷打不动地老过来吃面的那个吗!他一来需要洗的碗就变多了啊化成灰我都认得!

杨溥低着头跑进包间里(也没必要跑那么快吧!),腼腆地笑着介绍说,子荣让我带个朋友过来,这位是朱高炽……

杨士奇显得有点惊讶,他牵着的小豆丁已经跳起来了:“老哥!你怎么会在!”

好像变成电灯泡的杨士奇愣了愣,松开了小豆丁让他们兄弟相认,自己走到杨子荣旁边,低声解释道:“这就是那个有事出门的家里人。”

这都什么事儿啊……杨子荣按了按额头,难得没叫友人的艺名,特别操心地叮嘱道:“我也邀请了我朋友,确切地说我正在追人家,杨寓你注意点,别说不该说的!”

杨士奇没理他,招呼杨溥他们坐下,又看了一眼坐立不安的损友,笑而不语。

  1. 温毓舒阿秋_145才是理想身高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激动的哭了起来😭高举三杨大旗!小豆丁让阿姨抱抱(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