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毓舒

唐宋明大脸迷妹

©温毓舒
Powered by LOFTER
 

[北宋全员]天水大学(1)

吼吼吼我党头顶青天【高傲脸

柘弓:

*北宋架空
*主CP:二苏;副CP:欧梅,温荆,黄秦,晁张……什么乱七八糟的都要
*雷,非常雷,慎入




1.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

手机闹铃在清晨准时响起,苏辙睁开眼睛,一伸手拿过枕边的手机,关掉铃声,再看了一眼身边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苏轼,然后起身开始有条不紊地穿好衣服,再下床有条不紊地洗好脸、刷好牙、梳好头,一看时间,离上班还早。

既然这样就让他再多睡二十分钟吧,苏辙想着,就又走到床沿边坐下,听着苏轼十分有节奏的呼噜声——你还是现在就起来吧,苏辙捂了捂耳朵。

“哥,天亮了,该起床了。”

“唔……”苏轼翻了个身,继续打呼噜。

“哥,再不起来上班要迟到了。”

“子由……别闹……”苏轼咕哝一声,继续打呼噜。

“哥,今天早餐想吃什么?”

“猪肉炖粉条!”苏轼瞬间起身。

“行,冰箱里有食材。”苏辙把昨天就已经选好的西服和领带扔给了苏轼,“既然起来了就自己去做吧。”

苏轼刚才瞬间睁大的眼睛现在又瞬间迷糊了起来,身子往背后墙上一靠,歪头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道:“时间还早嘛子由。”

虽然这样说着,苏轼还是慢悠悠地开始穿起了衣服,慢悠悠地下床洗脸刷牙梳头。

苏辙见苏轼已经起床,便不再管他,也不理会他的唠叨,顺手拿起床头的一本书,径直走到阳台坐在藤椅上就着日光看了起来。

二十分钟后——

“子由,早餐做好了。”苏轼的声音从餐厅里传来。

这时候苏轼的声音洪亮,已经不复刚才的慵懒。

苏辙没有动,“昨天晚上跟你一起吃太多了,没胃口,待会儿出去卖杯咖啡就行了。你吃吧,我等你,一起去学校。”

苏轼看着桌上自己做的两大盒便当,闻言叹了口气。

浪费食物是一种非常可耻的行为,哦当然,苏轼不是在说苏辙。

苏辙的饮食习惯是非常健康非常正确的,苏轼一直这样认为,苏辙的所有习惯都是非常正确的。

只是苏轼刚刚怕苏辙饿着,特意做了好多,自己就算再能吃,也吃不完这么两大份啊。

苏轼只好先把自己的那份吃完,然后将苏辙那份装好,准备带到学校,万一苏辙突然又饿了,就可以给他了。

当然这种可能性不大。

但是万一还没到中午自己又突然饿了,那也可以临时解决一下。

苏轼和苏辙都是天水大学的教授。

天水大学是一所私立大学,最早是由一位姓赵的老板创建的。天水大学还是一个家族产业,创校百年,校长都是由第一位赵校长的子孙后代担任。

天水二字,就是第一位赵校长根据自己的籍贯所起的校名。

原本一开始,人们对赵校长这种暴发户行为表示十分的鄙视,都不愿到这所大学读书。

比如说苏轼和苏辙的家乡蜀地群众,就是最明显的一个例子。

但是后来,当人们渐渐发现国内最著名的学者人才都是从这所大学毕业之后,大家对这所大学的印象开始改观了。

于是大家又发现,天水大学的校长虽然都是土豪,但文化水平好像也不差?

虽然也说不上多好。

好的是天水大学的副校长和教授们。

比如说以前的韩琦副校长,现在的王安石副校长,还有像范仲淹教授,晏殊教授,欧阳修教授,司马光教授——都是众多学子心中的偶像啊。

就这样天水大学立刻变成了国内最知名的大学,一时间人山人海的考生想往天水大学里挤,还不一定挤得到。

苏轼和苏辙高中毕业后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考进天水大学的。

他们是一起考进天水大学的。

苏轼和苏辙虽然差了三岁,但是他们从读小学起,再到初中高中大学,最后到工作,一直都是在一起的。

苏轼和苏辙没有读过幼儿园和学前班,小学之前的课程他们都是在家由他们的母亲程女士教的。

你要问那他们的父亲呢?

他们的父亲苏洵苏先生,那也算是他们家乡有名的文化人。

文化人的志气比较高,苏洵先生前半生最大的志向,就是考进天水大学。

那时候天水大学已经很出名了。

可是令苏洵先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失败了!分数线不够!

好吧,可能是临场发挥不够好的关系,那我复读再考。

复读一次,复读二次,复读三次,复读N次——直到程女士对他说,你再复读我们家孩子的奶粉钱就不够了。

苏洵摔桌了!

什么破学校,我不读了!

然后苏洵先生就有了他后半生的志向——进天水大学当教授。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天水大学有招聘的时候他要去应聘,没招聘的时候他也要去求职。

虽然从来都没有求职成功过。

但他还是坚持不懈,而且每次求完职都要在外面呆很久很久才回家。

曾经有客人对程女士表示了对苏先生这种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的敬仰。

程女士冷笑一声,当即当着那客人的面给苏洵一个电话打过去:“小轼马上要到读小学的年纪了,你要是再给我写作求职读作旅游的在外面游荡的话……呵呵。”

说罢,不待苏洵回答,挂掉了电话。

客人和电话那端的苏洵都感到了空气一寒。

苏洵终于又回家了,他发现他的两个儿子又长高不少了。

他的心终于定了下来,至少外表看起来定了下来,在家乡找了个工作,然后和程女士开始讨论起了苏轼读小学的事情。

一开始苏轼对读小学这件事表现出非常浓厚的兴趣,苏洵也很开心,自己的儿子真是好学,真是好苗子。

于是苏洵专门去给苏轼买了个漂亮的书包,作为奖励。

苏轼的转变发生在那一天。

“为什么只有一个书包?那我的呢?”苏轼表示很不解。

“就是你的啊。”

“咦?那弟弟呢?”苏轼表示更不解。

“小辙他还小啊,还不到上学的年纪。”

“弟弟不跟我一起去上学吗?”

“当然了,还要等三年他才能上小学。”

然后苏洵没有料到,苏轼听到他这句话脱口而出的话的下一秒瞬间变了脸色,坚决地表示,没有苏辙一起,打死都不上小学。

“我和弟弟一直都是在一起的,我不要和他分开。”苏轼闹着说。

苏洵头疼了,他现在深深地敬佩起了他的妻子。

“弟弟身体不好,他万一发病了我不在他身边,他会难受的。”苏轼的声音有些哽咽。

苏洵心软了,在外这么多年,苏辙的肺病他一直都是听妻子说的,他想这些年他真的都没有好好照顾一下自己的孩子。

然后苏洵找到了他们家乡的小学校长。

谁也不知道苏洵用了什么方法,最后竟然让校长同意苏辙跟着苏轼一起入学。

从那以后,苏轼和苏辙继续一直在一起,到他们考上天水大学。

天水大学极其难考,这只用看苏轼和苏辙的父亲苏洵先生就知道了。

一对兄弟,如此年轻,以这样高的分数考上,是很难得的。

而这对兄弟最后还因为优异的成绩被校方聘请为教师,留校任教,就更难得了。

而最后这对兄弟没有过多久就双双升职为教授,就更更难得了。

苏洵先生对此的心情如何,我们不知道。

我们知道的是,此刻,被万千学子崇拜的大苏教授正呆在学校分配给他和苏辙的房子吃完早餐,喝了一杯水,抿了抿嘴巴:“嗯,吃饱了。好了子由,我们该去上班了。”

TBC

  1. 温毓舒柘弓 转载了此文字
    吼吼吼我党头顶青天【高傲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