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毓舒

唐宋明大脸迷妹

©温毓舒
Powered by LOFTER
 

【历史同人/山谷淮海】朝暮

o(*////▽////*)q哈哈哈太幸福惹(ಥ _ ಥ)最后捂脸!!!(*/ω╲*)

中分也是文心:

【早上想着高邮的双黄蛋就写了¯﹃¯山谷的诗是极好的,淮海的词是极好的,高邮双黄蛋也是极好的¯﹃¯OOC也请轻拍

——正文——

朝暮

彼岸,总有人着一袭素衣,掐了花坐在刚长出鹅黄嫩草的空荡荡的河堆上百无聊赖地等待。

他等了五天,等到了不少人,却还没有那人的消息,便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扔掉手中已干枯的残花,看着滚滚河水西头低垂的落日,长叹了一声。不来更好,说明那人还平平安安的,他这样安慰自己,只是自己又要寂寞一段时间了。说来也怪,不过五天时间,岸草荣后尽枯、枯而复荣,来回了好几次;眼前汹涌不息的波涛没有一丝想要减缓的意思,水色不浑不浊,无半点沙石水荇,也不曾见过一只飞鸟游鱼。

这河水如此湍急,周围也无渡船,万一那人要来找自己也不能了。他忽又心焦起来,眼神茫然无距却直直地盯紧了对面。

无措的他没察觉到自己身后走来一个人。来人远远地就认出了他,但并不打算让他发现自己,于是手中的折扇悄悄合起,带着点玩心放轻了步子靠近。

“山抹微云君。”

折扇在他的肩头只轻轻一点,足以把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他惊得轻呼出声。

“啊——谁……”他慌乱地转过头来,对方熟悉的面容映入眼帘,“黄山谷?还以为你不来了。”

黄庭坚和秦观一并坐在岸边。

“等了很久么?”黄庭坚转过头看着秦观的侧脸,黄昏的余辉染得一切都边缘化起来。

“还好。你应该再迟一点来的,此处不是什么好地方,他们会很难过。”秦观顺势躺在松软的草地上,仰视头顶那散射着诡异光色的苍穹。

“谁人终不来此?就像无己说的,一想到子瞻先生和你都在这里,我也不怎么怕了。”黄庭坚也躺下。

大家都垂垂老矣,却在此处获得了永恒的光阴。此处永恒的光阴便是青春,彼处追而不可得的青春。

秦观想起自己在四天前见到了子瞻先生——他依旧那么洒脱,还调侃着对自己说,这次是真的成了逸仙了——

“子瞻先生你来的太早了。子由先生会很伤心的。”秦观这样说道。他分明看见对方的笑容霎时僵硬。

“我知道,这些年头受我的牵连真是苦了他……”苏轼仍然微微笑着,“未必是坏事。我在此处等他,等多久都不妨事。”

秦观点了点头,目送苏轼走远。

那天见过子瞻先生之后不久,他就见到了无己,那个闭门觅句的追随者,终是走在山谷之前。

“这辈子潦倒困顿,现在也要继续当一个穷鬼了。”身后的语气不曾改生前半分无奈。

看着陈师道瘦削的背影,秦观差点错以为自己看见了前朝老杜。

“山抹微云君?”黄庭坚见秦观久久不言,小心地问道。

“子瞻先生调笑我的话,你也拿来用吗?”秦观赌气似的翻个身,背对着黄庭坚。

“失礼啦少游,”黄庭坚轻轻拍了拍秦观的肩膀,向对方的后背贴近了点,臂膀在上方绕过,在对方面前打开折扇。

“这是我的句子。”即使作文万千,秦观也记得踏莎行里的这两句。

“‘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子瞻先生亦爱极这两句,书于扇上还另题了一句。我学着子瞻先生也写了一幅扇面。”黄庭坚稍稍抬起上身,一手握扇,另一手支在颌下。

“题了什么?”秦观闭上双眼,漫不经心地问着。

看着眼前河水兀自奔流,黄庭坚稍事思索,缓缓开口:“‘少游已矣,虽万人何赎’——是在你走了以后的事。”

“‘虽万人何赎’……”秦观喃喃道,忽地睁开双眼,翻过身来,“你有没有想过呢?”

此刻二人贴得很近,可以清晰地听见对方的呼吸;河水腾涌,不带起一缕微风;夕阳不温不凉,只有双方的体温是唯一的暖色。

黄庭坚此刻丝毫动弹不得,将秦观那令人捉摸不透的表情尽收眼底,双臂保持着像是把对方圈在怀里的姿势;秦观也毫不避忌,低垂眼帘,一手绕到身后截过折扇,另一手慢慢攀上对方支在头下已有些许酸麻的手臂,沿着指尖清晰的熟悉触感向上探去,抚上了黄庭坚的手和面颊。

“不知秦公子可凭何物相赎?”黄庭坚腾出的一只手臂圈紧了对方的肩头,趁机把对方向自己怀里带了带。

“鲁直的字写得还是那样好,这扇我就收下了。”秦观弯起眉眼,笑得好看。他将折扇举到两人头顶,遮住了黄泉尽头绚烂的阳光。

黄庭坚会心一笑,撤掉支撑的手,挽过对方脖颈,默默低下头去。

万人何赎?一个黄鲁直就够了。

(完)

【感觉最后的姿势描写蛮诡异的……

【LOFTER可以圈人么试试 @温毓舒 

  1. 温毓舒中分也是文心 转载了此文字
    o(*////▽////*)q哈哈哈太幸福惹(ಥ _ ಥ)最后捂脸!!!(*/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