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毓舒

唐宋明大脸迷妹

©温毓舒
Powered by LOFTER
 

【朱高炽&杨士奇】君臣遇合五十问1~15

惯例首先表白父皇!

题目来自 @北邙山下尘 大大的lof→http://lightlord.lofter.com/post/25a445_9f08877

lo主迷妹性质严重……随时跑偏……我也不知道写的啥……总之很乱

这是本人一手打下的江山,死了也要撑着!!!

这是一篇粮→嘤嘤嘤你快戳进来呀

这个cp至今只有宝宝一个人QAQ

第一次做同人题才发现真的好难写!!我再也不催更辣!


——————————————

1、您的姓名/字号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对方呢?

朱:奉祖训,我这一辈名中带火,五行相依,庇佑大明国祚绵长。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炽是兴旺之意,只是图个吉利罢了。
笔者:陛下等一下!这样的话不就祖孙相克了吗?
朱:(瞪)
笔者:(拿起题板挡住脸望向杨学士)
杨:陛下(叹气)太宗皇帝取此名,想必是精心斟酌的……
笔者:对嘛,陛下的名字怎么会是随便取的~
杨:臣名寓,字士奇,号东里。臣从前随继父姓罗。名与字皆是常见,不敢称特别。
笔者:气氛有点不太轻松哈,学士不要这么拘谨。


2、您出生和早年居住的地方在哪里?对自己的家乡有什么看法,对方的呢?

朱:凤阳,北京。凤阳是我的祖籍,北京……我不喜欢这座城。士奇是江西人,江西是人才辈出的宝地。
杨:陛下谬赞。臣生在江西泰和,自幼在德安与母亲相依为命,后游历在江夏一带。虽然臣幼时困苦,故土却有臣最珍贵的回忆。


3、您的父母和兄弟姐妹都是怎样的人?对自己的家人有什么看法,对方的呢?

朱:我的父亲……我可以不回答么……(冷漠.jpg)
杨:陛下……
朱:我的父亲,明太宗朱棣,还需要说吗?(瞥向笔者)
笔者:不需要不需要!陛下您继续……
朱:我的母后……她为我操劳太多……(忽然低头不语)
笔者:这个……陛下不要太伤心了……我们继续来说说你的弟……(感觉到一道阴森的目光)杨学士,你来谈一谈!
杨:……臣自幼而孤,没有兄弟姐妹。母亲为我改嫁,抚我养大,供我念书。臣有今日,全仰赖母亲贤良敏慧,不辞辛苦。


4、您什么时候与您的第一位配偶缔结婚姻关系?对自己的配偶(们)有什么看法,对方的呢?

朱:十七岁,我还是燕世子的时候。她是一个很好的妻子。说起来我似乎没有见过士奇的夫人。
杨:昭皇后尤为女中人杰。
 臣三十五岁那年,臣妻嫁入家门。家中贫寒,臣一直在外游历,她一人操持家业。洪熙元年,臣穿上了尚书的官袍,她也永远离开了……
QAQ


5、您有几个孩子?对自己的孩子(们)有什么看法,对方的呢?

朱:十个儿子,七个女儿。瞻基他是个好孩子……
杨:章皇帝对臣的恩情,臣毕生难还。
臣有四子四女。稷儿……是我没有教好他……想不到竟成为如此暴戾险恶之人……


6、您从小接受了哪些知识和技能的教育?您觉得其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朱:我从小学习钻研儒家学术,励精图治,以求济惠臣民。我很喜欢经籍和文学,而且我的箭术也是可以的。
笔者:对对对,陛下的箭术超级棒!
杨:……


7、您什么时候下定决心角逐天下/投身庙堂?这一决定做出的原因是什么,是否与对方有关?

朱:自“奉天靖难”的大旗在北平城立起来的那天起,我从未想过退缩。
杨:赡养亲孝,一心求志。


8、您的政治理想是怎样的?这一理想与对方有什么共同之处,又有什么差别?

朱:恭简安民,休养生息,废苛捐杂税,建太平国家。士奇与我想的是一样的。
杨:是的,陛下。


9、就君主/臣子的身份而言,您觉得您身上最杰出的素质是什么?对方的呢?

朱:我诗词写的好,而且箭术也很好。
笔者:对对对!
杨:……陛下修明纲纪,仁厚爱民,堪称盛世明君。


10、就君主/臣子的身份而言,您觉得您身上最致命的弱点是什么?对方的呢?

朱:我身体虚弱,又多病,不善武,不像瞻基,自小就一身活力。士奇最合我意,也时时鞭策我。
杨:臣不敢。(跪下恭敬地行礼)


11、两位初遇的时间、地点和情境是怎样的?对彼此的第一印象如何?

朱:洪武三十五年,詹事府,他是父皇选来给我讲学的翰林院编修。士奇举止恭谨,善于对答,洞察时势,每每在一旁提点我。
杨:臣一心追随陛下的决定,永远不会改变。


12、初遇时就是君臣的关系吗?如果不是,通过什么方式后来达成了君臣的关系?

朱:那时我还是皇太子。那是整整二十年……刻骨铭心的岁月。我被攻击诬陷,直至孤立无援的境况下,士奇依然没有离开我。那些因我入十年冤狱的人,我永远心怀愧疚。
杨:陛下……
朱:在时局最动荡的那几日,我也庆幸,这么多年有你们在我身边。


13、总体上来说,你们的君臣关系是和睦的吗?和睦或不和的原因是什么?

笔者:我可以回答!我没有见过更和睦的了!简直模范!
朱:在我监国的二十年里,士奇于我亦师亦友,在一旁辅佐我,从来没有离开。我还记得最黑暗的那一天,整个东宫突然间空无一人,士奇他走进来,向我告别。我很担心,我已经保不住他了,他却转而勉励我,安慰我,要我不灰心丧志。
杨:陛下宅心仁厚,必将成为一代明主。陛下爱护臣下的恩情,臣今生无以为报。


14、是否存在第一次对对方生出“我与TA君臣相得”念头的契机?如果有,是什么呢?

朱:君臣相得……那也只能是从我登上皇位的那天起吧。
杨:陛下……


15、是否存在第一次对对方生出“我与TA不复当初”念头的契机?如果有,是什么呢?

朱:那便是弥留之际吧,我眼前浮现许多旧事,想我一直被谗言谤语困扰的二十年里,每一步都充满了危险,甚至是恐惧。在我身后,还有谁能明白我的心?那些日子却是再也回不去了。
杨:(泪流满面)
笔者:(泪流满面)


——————————————

本迷妹设定杨学士是心里什么都知道,但碍于君臣关系把自己的深情掩埋在官袍袖子下面的人~(滑稽)

我写不下去了好多好多好长好长哈哈哈哈反正也没有人看(生无可恋



下面进入安利时间(什么

这个cp是不存在任何遗憾的好嘛宝贝们!!

因为最后一句话是陛下对杨学士说的:

天命尽矣。

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是一点小干货!

时籓司守令来朝,尚书李庆建议发军伍余马给有司,岁课其驹。士奇曰:“朝廷选贤授官,乃使牧马,是贵畜而贱士也,何以示天下后世。”帝许中旨罢之,已而寂然。士奇复力言。又不报。有顷,帝御思善门,召士奇谓曰:“朕向者岂真忘之。闻吕震、李庆辈皆不喜卿,朕念卿孤立,恐为所伤,不欲因卿言罢耳,今有辞矣。”

还要什么鬼同人!!!这一段就够一年的粮食了好嘛!!!!!!(大哭 



  1. 阿秋_145才是理想身高温毓舒 转载了此文字
    史向好好吃,这粮够我啃一年,呜呜呜